首页 >> 故事大全>> 所有儿童小说 (共195篇)

儿童小说(第2页):

  • 他杀死了我的狗(俄罗斯)
  • “可以进来吗?”  “进来……你姓什么?”  “塔博尔卡。”  “你的名字是什么?”  “塔博尔。”  “你没有名字吗?”  “有……萨沙。可是大家都叫我塔博尔。”  他站在校长办公室的门口,手里提着一只裂开一道道白褶子的黑色大书包。皮提手断了,挂在一只扣环上...
  • 小兔斯焦普卡(俄罗斯)
  • 可以说,要不是叶夫格拉福夫夫妇相救,小兔斯焦普卡准死无疑,有年春天,叶夫格拉福夫和妻子在一片沼泽地上溜达,想采集一些越冬后冻得甜丝丝的酸蔓果。走着走着突然听到从不远处传来婴儿的声嘶力竭的哭叫声。  在这荒凉的沼泽地里,怎么会有婴儿?夫妇俩吓坏了,于是立即朝着声...
  • 胶鞋和冰淇淋(俄罗斯)
  • 我小时候最爱吃冰淇淋,当然,现在也爱吃,不过那时是一种特别的爱好,对冰淇淋馋得要命。  譬如说,看到卖冰淇淋的推着小车在街上叫卖,我简直头都发晕了:我是多么想吃他卖的那个东西呀!  我的姐姐廖利亚也特别爱吃冰淇淋。  我和她常常想,等我们长大以后,每天至少吃3...
  • 万卡(俄罗斯)
  • 9岁的男孩万卡·茹科夫3个月前被送到靴匠阿里亚兴的铺子里来做学徒。这时候是圣诞节的前夜,他没有上床睡觉。他等着老板夫妇和师傅们出外去做晨祷以后,从老板的立柜里取出一小瓶墨水和一支安着锈笔尖的钢笔,然后在自己面前铺平一张揉皱的白纸,写起来。他在写下第一个字以前...
  • 大卫科波菲尔(节选)-英国
  • 我生下来了(谈谈我的出生)  我叫大卫·科波菲尔,我生在布兰德斯通,我是一个遗腹子,也就是说我父亲在我来到这个世界上的前六个月就去了另一个世界。即使现在,一想到他从未见过我,我就感到有点奇怪。  一天下午,我母亲正坐在火炉旁,身体虚弱,情绪忧伤,泪汪汪地看着...
  • 鳄鱼老师(日本)
  • 南部的一座岛上有一条会变成人的鳄鱼,它变成人后干了许多的坏事。  (1)早晨的问候  天空阴沉沉的,好像马上就要下雨似的。  在这种天气里,光一家总要有一场争论。这场争论发生在出门之前,已经成为一种惯例。  “上学带伞去!”妈妈对光一说...
  • 巴恰卡马克岛的秘密(南美)
  • 在很遥远,很遥远的年代,神仙们在世界各地游荡,随心所欲地改变自己的外形。  维拉科恰是创造了世上万物的天神。他威力无比,只要他一指点,大地马上就建成了梯田、水渠、城堡和陵墓。可是,他很顽皮,爱开玩笑,喜欢变成乞丐在各地游逛,同其他的神仙戏闹。他衣衫褴褛,邋遢得...
  • 歌曲、舞蹈和音乐的来历(南美)
  • 万能的凯尤鲁克雷给印第安人带来了很多必要的知识。现在他又想尽一切办法寻找另外一件东西,这样东西可以使他们消遣并从中得到欢乐。  印第安人经常不声不响地坐在屋前。在百无聊赖的时候,他们同邻居们东拉西扯。时间就这样一天又一天地浪费过去了,而他们的状况却没有丝毫的改...
  • 第五个太阳(南美)
  • 长期以来,四大天神挖空心思地想造出第五个太阳,一个比以前四个都完美无缺的太阳。但是他们对这个问题始终没有明确的想法,于是他们在托蒂华岗广场上又召开了一次会议。这一次,他们把大大小小的众神都请来了,一共有九百九十九个神。  这是一次盛大而庄严的集会,意见纷纷,最...
  • 咆哮营的“好运”(美国)
  • 咆哮营地上熙熙攘攘。全营地的人集合在森林里一间简陋的小屋前面。人们低声说着话。一个妇女的名字经常被提到。这是营地上人们都熟悉的名字——“茄洛奇·莎尔”。  也许越少提到她越好。她是一个粗俗的,甚至可能是一个罪孽深重的女子。但是她是咆哮营地上唯一的女人,她这会...
  • 神奇的水罐(美国)
  • 很久很久以前,一天晚上,老费尔门和他的老伴波西斯坐在他们小屋的门前,欣赏着幽静而美丽的落日美景。他们已经吃过了俭朴的晚饭,打算在上床之前消磨一两个钟头。因此他们一起谈论着他们的园子,他们的奶牛,他们的蜜蜂,他们那爬满小屋墙上的葡萄藤,树上葡萄的颜色已开始在发紫...
  • 书迷(俄罗斯)
  • 1  我因为突发的看书狂,受到了许多难堪的屈辱、侮蔑和不安,想起来真是又伤心,又可笑。  我把裁缝太太的书看得很宝贵,害怕被老婆子①扔进炉子里烧掉,因此尽力不再去想这些书,开始在每天早上去买下茶面包的那家铺子里,拿一些丘彩封面的小书回来。  我劈柴的时候,躲在...
  • 牛棚里的客人(德国)
  • 快到2月中旬了,狂欢节即将来临。施密特教授的两个男孩奥托和海因里希跪在大沙发椅上趴在窗口,观看雪橇一辆接着一辆在冻硬的雪地上奔跑。这时教授走进屋来。  “爸爸,爸爸!”两个男孩兴冲冲地对他喊道,“你答应过到狂欢节我们能滑冰时,就带我们到罗特瓦特林务所去。夏天我...
  • 爱丽丝梦游奇境(英国)
  • 跟进兔子洞  爱丽丝靠着姐姐坐在河岸边,姐姐正在读一本没有图画的书。天热得很,她非常困倦,甚至开始迷糊起来。  突然一只粉红眼睛的白兔,从她身边跑过去。起初,爱丽丝并没感到奇怪,甚至听到兔子自言自语地说:“哦,天哪,我太迟了。”爱丽丝也没有吃惊。这兔子竟然从背...
  • 威尼斯商人(英国)
  • 犹太人夏洛克住在威尼斯①,他是个放印子钱的。他靠着放高利贷给信基督教的商人,捞了很大一笔家私。这个夏洛克为人刻薄,讨起债来十分凶恶,所以善良的人都讨厌他。威尼斯有一个叫安东尼奥的年轻商人,特别恨夏洛克,夏洛克也同样恨他,因为安东尼奥时常借钱给遇到困难的人,而且...
  • 国王当侦探的故事(日本)
  • (一)珍宝被盗  我给你们讲个关于国王当侦探的故事。  这个国王是个贪玩不爱学习的国王,因此大臣经常苦口婆心地劝他:“国王陛下,您不学习的话会变笨的!”  国王不听劝告,仍然迷恋玩乐。  “国王陛下,愚蠢的君主将会被人们嘲弄...
  • 人和蛇(南美)
  • 一个印第安人送信经过一片树林,看见一条蛇被压在大石头下。他刚要走开,就听见蛇对他说:“先生!你别走,求求你把石头搬开,我快被压死了。” “我决不能救你。一搬开石头,你就会起来咬我。我现在还有急事呢!” “救救我吧!我决不会咬你的。”蛇恳求道。 ...
  • 仙女下凡(南美)
  • 俯瞰着尤卡依谷地的萨已西拉依山脉,山峦连绵,终年积雪。山上,有一个名叫阿科依特拉巴的印第安人,放牧着雪自的羊群。这些羊都是印加人敬献给太阳神的供品。阿科依特拉巴是个聪明能干、热情和蔼的青年。他常赶着羊群怡然漫步。当羊群停下来吃草的时候,他就拿出笛子,吹奏起轻柔...
  • 猫头鹰奥科图(南美)
  • 很多很多年以前,凯斯瓦部落聚居在华雅加河的支流玛尤河沿岸。那里的平原土地肥沃,山坡上是鱼鳞般的梯田。那里风调雨顺,不需要修建水渠或打井取水。凯斯瓦部落丰衣足食,生活愉快。  在凯斯瓦部落里有一座孤独幽静的寺院。那里居住着太阳神的侍女。巴恰卡宁是她们当中最美丽的...
  • 两姐妹(南美)
  • 在很久很久以前,帕依曼湖畔有两个姐妹,姐姐叫帕依娜米拉,妹妹叫帕依娜菲拉。两个姑娘长得一样美丽,不过帕依娜米拉心地善良,而帕依娜  菲拉却残忍、傲慢和自私。  一天,两个姑娘看见从围绕着湖边的大路上来了一队士兵,带队的是帝国至高无上的首领英卡。  帕依娜米拉和...
故事大全 词典网 CiDianWang.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