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故事大全>> 郑渊洁童话>> 《309暗室》之一金门

《309暗室》之一金门

 第一章
    皮皮鲁和鲁西西的家原先住在一栋老式楼房里。连他们的爸爸妈妈也说不清
这栋楼房是哪个年代建造的。楼房的墙壁很厚,非常坚固,而且冬暖夏凉。
    一天下午,皮皮鲁和鲁西西放学以后在家里做作业。
    鲁西西写了一会儿,觉得有点儿冷,她打开壁柜的门,钻进去找毛衣。
    鲁西西家的壁柜很大,可以站进去好几个人。鲁西西和皮皮鲁小时候经常在
里边捉迷藏。
    皮皮鲁正在自己的房间里漫不经心地做作业,只听“嗵"的一声,房门被撞开
了,鲁西西上气不接下气地闯进哥哥的房间,脸色煞白。
    "哥哥。.....哥哥。....."鲁西西紧张得说不出话来。
    "怎么啦?"皮皮鲁满不在乎地问。
    "去去。.....看。....."鲁西西还是前言不搭后语。
    "到底出了什么事?"皮皮鲁看见妹妹吓成这个样子,觉得好笑。
    鲁西西拉着皮皮鲁朝她的房间走去。
    皮皮鲁走进妹妹的房间,什么吓人的事也没有呀!鲁西西把皮皮鲁计到壁柜
跟前,对他说:"你拉开门看看。"皮皮鲁大模大样地拉开壁柜的门,不禁"啊"地
叫了一声,紧接着倒吸了一口凉气。
    壁柜里的墙壁上出现了一个黑乎乎的大洞,洞口是长方形的,洞里一阵阵地
往外喷射着寒气。
    "这。....."现在轮到皮皮鲁吃惊了,他看着鲁西西。
    "我在壁柜里找毛衣,忽然听到'哗啦'一阵响声,转眼功夫墙壁上就出现这么
一个大洞。"鲁西西心有余悸地把事情的经过告诉了皮皮鲁。
    "暗室!"皮皮鲁肯定地说。他想起许多电影和小说里都有关于暗室的描述。
    "一定是你无意中碰到了暗室门的开关,它就自动打开了!"皮皮鲁断定是这
么回事,"你仔细想想。"鲁西西回想着刚才自己都碰了哪些地方。
    "想起来了,"鲁西西指着壁柜里的墙角说,"就是那儿!"“哪儿呀?"皮皮鲁
弄不清位置,"你走近点儿。"鲁西西不敢靠近壁柜。皮皮鲁找来一根竹竿,递给
鲁西西。
    "你指指是哪儿。"皮皮鲁说。
    鲁西西用竹竿指给皮皮鲁看。果然,墙角处有一凸起的小块,一般情况下根
本发现不了。
    皮皮鲁壮着胆子走进壁柜,他用手按了一下那个小凸块。
    只听"哐当"一声巨响,吓得皮皮鲁忙跳出壁柜。
    当他俩再往壁柜里看时,洞不见了!墙壁上齐齐整整,根本就没有黑洞的一
点儿影子。
    "暗室!真正的暗室!!"皮皮鲁兴奋得大叫起来。在自己家里发现了一个谁
也不知道的暗室,对于皮皮鲁来说,意义不亚于宇航员首次登上月球。
    "这暗室里有什么东西呢?"皮皮鲁开始发挥他的想象力了,"全是机关枪、手
枪?还是一个秘密通道?说不定能通到很远的地方呢?要是通到我的教室下边就
好了,以后上学就从秘密通道走。老师刚说皮皮鲁怎么还没来上课呀?我就从地
底下冒出来了,嘿!"。
    皮皮鲁越想越美,他钻进壁柜,按了一下墙角的小凸块,暗室的门打开叮他
又按了一下,暗室的门听话地关上了。
    皮皮鲁高兴地拍了拍妹妹说:"鲁西西,你真伟大!我给你记功!不过,还得
求你件事,这暗室先别跟爸爸妈妈说,行吗?"皮皮鲁决不平白无故表扬妹妹,每
次表扬后边都跟着条件。
    "为什么?"鲁西西恨不得马上就告诉爸爸妈妈。
    "大人一知道就没劲了。说不定,这里边有好玩的地方呢!"皮皮鲁知道妹妹
平时也发愁没地方玩。
    "行,我先不说。"鲁西西同意了。她开始觉得这个神秘的暗室有点儿意思。
    "咱们得给这个暗室起个名字,叫。....."皮皮鲁说。
    "就叫309暗室吧!!"鲁西西提议。因为他们家的门牌号码是309。
    "行,就叫309暗室。"皮皮鲁同意了。他觉得暗室是鲁西西发现的,起名
字的荣誉应该归她。
    "咱们现在就进去看看!"皮皮鲁一分钟也不想耽搁了,他急于想知道暗室的
内幕。
    "我可不敢进去。"鲁西西一贯勇于表明自己的胆怯。
    "那我自己进去,你在外边接应我。"皮皮鲁不改变主意,"如果爸爸妈妈回来
了,你就快喊我。"鲁西西答应了。
    皮皮鲁找来手电,又拿了一根木棍当自卫武器。一切准备就绪后,他打开了
309暗室的门。
    暗室里有一条很窄很陡的楼梯。皮皮鲁打着手电,顺着暗室的楼梯往下走。
    "当心点儿!"鲁西西在外面嘱咐哥哥。
    "没问题!"暗室里传出皮皮鲁的声音。鲁西西已经看不见哥哥了。
    5分钟过去了。
    10分钟过去了。
    半个小时过去了。.....
    皮皮鲁还没有出来!
    “皮皮鲁--"鲁西西害怕了,对着暗室大声喊起来。
    暗室里静得出奇,一点儿声响也没有。鲁西西慌了,她不知怎么办才好。
    皮皮鲁到底怎样了呢?他顺着楼梯往下走,心里也挺害怕,但好奇心战胜了
胆怯,他没有往后退。况且妹妹在上边等着,逃回去没面子。
    楼梯拐了一个弯,还是楼梯。暗室的墙壁很潮湿,有的地方还往下滴水。
    皮皮鲁小心翼翼地往下走,忽然听见身后传来一阵响声。
    他猛一转身,用手电一照,立刻,全身的血液几乎都凝固了。
    一条大蛇高高地昂着头,冲皮皮鲁吐着细细的红舌头,它的脖子是扁宽形的,
头是三角形的,还发出"咝咝"的响声。
    皮皮鲁认出这是毒蛇。他想跑,但又忽然想起书上说过,碰到蛇是不能动的,
你一动它就起上来。
    皮皮鲁就这么同毒蛇僵持着,双方谁也不动。这时,从上面洞口传来妹妹焦
急的呼喊。皮皮鲁听见了这喊声,可他不敢答应。
    对峙了半个小时之久,皮皮鲁渐渐站不住了。他记起一个什么电影里说过,
要是碰到蛇可以把手里的东西扔过去引开它。
    皮皮鲁试着把手里的木棍朝楼梯上方扔去,然后他撒腿就往下跑,连头都不
敢回。
    也不知下了多少层楼梯,一直到没路可走的时候,皮皮鲁才停下。他回身用
手电照照,谢天谢地,毒蛇没影了。
    皮皮鲁松了一口气,他这才注意到自己站在一个正方形。
    的厅里,厅的四面有四个门,每个门上印着奇怪的图案。图案中分别写着:
金门,银门,铜门,铁门。
    皮皮鲁选择了金门,他走过去,推了推门,锁着。他敲敲门,没有动静。
    皮皮鲁又依次推其它几个门,都紧紧地锁着。皮皮鲁用手电往上一照,才发
现每扇门上方都挂着一把大锁。可是他找遍了每一个角落,也没发现有钥匙。
    就在这时,皮皮鲁的手电不亮了,他使劲儿拍拍手电,还是不亮。整座暗室
黑得伸手不见五指,安静得令人毛骨悚然。
    皮皮鲁起了一身鸡皮疙瘩。
    他在黑暗中站了几分钟,没感觉到周围有什么异常,就开始用手在墙壁上摸,
找楼梯口。
    楼梯口找到了。皮皮鲁凭着感觉往上走。真黑,仿佛有一块黑色的大幕,遮
盖着这阴森神秘的暗室。皮皮鲁有生以来第一次感到恐怖。
    他忽然站住了,想起了那条拦路的毒蛇。怎么办?往上走没有退路。皮皮鲁
一咬牙,硬着头皮继续往上走。
    "啊!"皮皮鲁大叫一声,他踩到了一根圆圆的东西,一定是毒蛇!皮皮鲁撒
腿就跑,身后传来木棍滚下楼梯的撞击声。
    皮皮鲁松了口气,原来是他刚才扔掉的木棍!一场虚惊。
    不过也好,根据木棍的位置判断,他已经快到家了。
    等候在上边的鲁西西早就急坏了,她从窗户里看见爸爸回来了,已经进了楼
道。
    "皮皮鲁,你快点儿上来!你听到了吗?爸爸回来了!"鲁西西冲着暗室里喊。
鲁西西的话音刚落,大门口已传来爸爸用钥匙开门锁的声音。
    就在这时,皮皮鲁气喘吁吁地从暗室里跑出来,他听见了妹妹的呼唤。然而,
关暗室的门是来不及了,爸爸的脚步早已经到了鲁西西房间的门口。
    皮皮鲁忙从壁柜里边把门关上,他自己也躲在壁柜里。
    "作业做完了吗?"爸爸问女儿。
    "做完了。.....不,还没有。"鲁西西看了一眼摊在桌子上的书和练习本。
    爸爸发觉女儿神色不大对:"你怎么了?身体不舒服?"“没有,挺好的。"鲁
西西勉强给了爸爸一个笑容。
    爸爸看看屋里,没有什么异常现象,他脱下外衣,朝壁柜走去。爸爸的外衣
是挂在壁柜里的!
    "爸爸,我来给你挂衣服。"鲁西西几乎是从爸爸手里抢过衣服。
    "谢谢。"爸爸没有怀疑女儿的举动,他做梦也想不到就在他面前这个壁柜里
有一座被命名为309的暗室。
    爸爸站着不动。鲁西西傻眼了,她必须当着爸爸的面把衣服放进壁柜!
    只好冒险了。鲁西西装着若无其事地把壁柜门拉开一道缝儿,可她够不着衣
服架子,要想拿到衣架子,必须把门全部打开!
    正在这时,一个硬东西碰了碰鲁西西扶在壁柜门上的手。
    她一看,是皮皮鲁从里边递出来的衣架子。
    鲁西西把爸爸的衣服挂在衣架上,又递给壁柜里的皮皮鲁。
    爸爸没发现什么,回自己房间去了。
    皮皮鲁和鲁西西明白,必须在妈妈回家之前把暗室的门关上。妈妈是不会让
鲁西西挂衣服的,她每天都自己挂。
    "把录音机打开,声音开大一点儿!"皮皮鲁从壁柜里探出头来说。
    鲁西西打开录音机,把音量开得老大。
    "鲁西西,轻点儿,爸爸看书呢。"爸爸抗议了。他话音刚落,就听"哐当"一
声。爸爸不知发生了什么事,忙跑过来。只见女儿和儿子站在房间里。
    "你什么时候回来的?"爸爸没听见皮皮鲁回家的声音。
    "刚进门。"皮皮鲁撒谎了。
    "刚才是什么声音?"爸爸问女儿。
    "没听见呀!"鲁西西说。
    "没听见?"爸爸疑惑了。
    "我也没听见。"皮皮鲁加油添醋。
    爸爸纳闷了。如果皮皮鲁和鲁西西说听见声音但不知是怎么回事,爸爸不会
怀疑。可他俩硬说没听见,爸爸又不是三岁的小孩儿!鲁西西的不正常表情,皮
皮鲁的突然出现,再加上一声奇怪的"哐当"声,爸爸认定儿子和女儿有瞒着他的
事。爸爸想起了鲁西西帮他挂衣服的细节。他拉开壁柜门,一切正常!
    "你们怎么还没做完作业?"爸爸突然问。
    这下皮皮鲁和鲁西西没话说了。他们赶紧回到各自的桌子旁做作业。
    晚上趁爸爸和妈妈出去散步的机会,皮皮鲁把他在暗室里的历险记讲给鲁西
西听。
    "那四扇门里是什么?"尽管鲁西西觉得很可怕,但她还是止不住好奇心。这
太神秘了。
    "不知道,咱们得想办法把锁打开,"皮皮鲁说,"配把钥匙就行。"“你没有
样子,怎么配钥匙呀?"鲁西西问。
    这难不倒皮皮鲁。他眼珠一转,想出了一个主意:"把泡泡糖嚼软了,塞进锁
上的钥匙孔里,再慢慢抽出来,就能弄到钥匙的大概形状了。"鲁西西觉得这是个
好主意。他俩商定第二天下午放学后实施这个计划。
    第二天下午,皮皮鲁和鲁西西做好了进暗室的准备。在皮皮鲁的激将下,鲁
西西决定和哥哥一起去冒险,并且做好了进暗室的准备工作。
    为了防止万一,皮皮鲁除了给手电换上一个新灯泡外,还在身上带了几个备
用电池。
    皮皮鲁和鲁西西进入了309暗室。鲁西西紧紧地跟在哥哥后面,拽着他的
衣服。不一会儿,他俩就顺利地来到了正方形的厅里。
    鲁西西惊讶地张着嘴,她被这四扇神秘的门吸引住了。这些门后边是什么呢?
鲁西西忘记了害怕,她急于想知道门里边的奥秘。
    "说不定一直能通进太平洋呢!"皮皮鲁一边把嘴里的泡泡糖吐出来往锁上的
钥匙孔里塞,一边说。
    鲁西西掏出小本,把金门上锁的形状画了下来。他们决定先打开这扇门。
    钥匙模型做好了。皮皮鲁和鲁西西离开暗室,回到房间里。
    "咱们现在就去找锁匠配钥匙。"
    “走!"鲁西西的迫切心情不亚于哥哥。
    皮皮鲁兄妹在大街上找到了一家配钥匙的小骗子。一位戴老花镜的老锁匠正
坐在骗子里修锁。
    "老大爷,请帮我们配把钥匙。"皮皮鲁说完把钥匙样子递上去。
    老锁匠看了一眼泡泡糖做成的钥匙模型,问:"这是什么锁?"鲁西西把她画
的锁的形状拿给老锁匠看。
    "哟,这种锁的年代很久了!"老锁匠眯着眼睛看看锁的形状图,又看了看皮
皮鲁和鲁西西。
    "能帮我们配钥匙吗?"皮皮鲁问。
    "当然可以,"老锁匠答应了,"现在就配。"皮皮鲁和鲁西西高兴极了,他们
原来还怕配不成呢。
    第二章
    这时,在距离修锁匠不远的地方,站着一个留长发的青年人,鬼鬼祟祟的样
子,一对小眼睛老是盯着皮皮鲁手上的泡泡糖钥匙。当皮皮鲁和鲁西西回过身来,
他立刻又躲到一堵墙后去了。这个人是一个专业盗窃古物的惯犯,名叫金双龙,
外号"金蝎子",现在警方正在追捕他。刚才,金蝎子路过修锁店时,偶然看见了
鲁西西画的锁图,他一眼就认出这不是一般的锁,很可能是一个什么宝库的锁。
金蝎子决定跟踪这两个孩子。
    老锁匠很快就按照泡泡糖钥匙模型的样子配出一把钥匙,皮皮鲁和鲁西西付
过钱后,兴冲冲朝家走去,他们急于想把309暗室里的金门打开,看看里边究
竟有些什么。
    金蝎子紧紧跟在皮皮鲁兄妹后边,他已隐隐约约从皮皮鲁嘴里听到了"暗室"
之类的字眼儿,更加确信无疑这两个孩子发现了一座宝库,他决定不惜一切代价
弄到这批珍宝。
    这时,在金蝎子身后,还有一个穿猎装、戴鸭舌帽的中年男子,他一直盯着
金蝎子,注意着金蝎子的一举一动。金蝎子一点儿也没发觉有人跟踪他。
    皮皮鲁和鲁西西回到家后,打开壁柜门,钻进去,按了一下秘密开关,30
9暗室的门打开了。皮皮鲁和鲁西西钻进了暗室。
    就在这时,从壁柜的角落里闪出一个影子,也跟着钻进了暗室,看来,这个
人是事先隐藏在壁柜里的。
    这时候,跟在皮皮鲁兄妹身后的金蝎子来到了皮皮鲁家的门口,他四下张望
了一会儿,从身上取出万能钥匙,轻轻打开了皮皮鲁家的大门。
    穿猎装的男人在楼梯拐角处窥视到了这一切,他记下了皮皮鲁家的门牌号码。
    金蝎子摄手摄脚地走进皮皮鲁家,怎么,没人!明明看见两个孩子走进来的
呀!
    金蝎子毕竟老奸巨猾,很快就发现了壁柜里的暗室。他喜出望外,根据以往
的经验判断,这样规模的暗室,一定藏着大量值钱的东西。
    金蝎子断定两个孩子已经进去了。他知道暗室里一定也有秘密开关,能从里
边关上。金蝎子钻进暗室,从里边顺着门框摸了一圈,很快也摸到了那个小凸块,
他按了一下,暗室的大门关上了。金蝎子掏出了打火机,点燃后四处照照,然后
顺着楼梯轻轻往下走。
    皮皮鲁和鲁西西已经到了四方厅。
    "哥哥,你听,好像有脚步声。"鲁西西小声告诉皮皮鲁。
    皮皮鲁把手电关上,憋住气听。真的,楼梯上传来轻微的脚步声。在这安静
得出奇的暗室里听到脚步声,令人胆颤心惊。
    "我怕。"鲁西西往哥哥身上靠。
    "别怕,有我呢。"皮皮鲁给妹妹壮胆,也给自己壮胆。其实,他的心跳得快
极了。
    脚步声消失了。
    "没事了,咱们去开门。"皮皮鲁说着把手电筒开关打开。
    他俩来到金门前。皮皮鲁掏出钥匙,插进大锁里,用力一拧,锁开了!
    兄妹俩又惊又喜。皮皮鲁计开门,用手电往里一照,是一条弯弯曲曲的通道。
    "走,进去看看!"皮皮鲁说。
    "咱们回家吧,爸爸妈妈该下班了。"鲁西西看见门里又是通道,胆怯了。
    "就进去看一下,很快就出来!"皮皮鲁不由分说,拉着妹妹走进去。
    此刻,金蝎子也一步一步地朝暗室深处走下去。忽然,他听到下边有脚步声。
金蝎子站住了,他脱下鞋子,系在腰带上光着脚往下走。他估计下边是那两个孩
子。
    不料刚拐了一个弯,金蝎子却看见楼梯下边也有一个打火机一亮,啊,是个
大人!金蝎子结结实实地吃了一惊!
    下边的那个人也觉察到上边有人,他关上打火机。两人谁也不动,就这样在
黑暗中互相注视着。尽管谁也看不见谁,但双方都感觉到了对方的目光。
    这就是在皮皮鲁兄妹听不见脚步声的时候。
    终于,双方同时意识到这样相持着对双方都不利。于是,金蝎子下边的人开
始继续向深处活动,金蝎子也一步一步往下走,只是谁也不敢使用打火机了。
    皮皮鲁和鲁西西在通道里走了没多久,路就没有了。皮皮鲁用手电往上照了
照,一条用铁链子做成的软梯悬挂在他的头顶上。皮皮鲁伸手拽了拽软梯,很结
实。
    皮皮鲁一边爬一边用手电往四处照,他看见软梯旁边有一个方洞。皮皮鲁和
鲁西西钻进去。这个方洞面积很小,刚刚能容纳下他俩。
    鲁西西先看见方洞的一侧有一扇小门。她指给皮皮鲁看。
    皮皮鲁轻轻一计,门打开了。一道亮光射进来,刺得皮皮鲁和鲁西西一时睁
不开眼。
    他们闭了会儿眼睛,再睁开一看,惊讶得说不出话来!
    小门里边是一座金碧辉煌的小城,街道上的建筑物都泛着金黄色的光。树是
金色的,地是金色的,一切都是金色的。
    "这该不是童话吧?"鲁西西问哥哥。
    "怎么会是童话呢!咱们这是在自己家的暗室里!"皮皮鲁说完就钻出小门,
把鲁西西也拉了出来,回头再看看钻出来的地方,原来是一棵金色的大树,他们
是从树洞里的暗道进入这座金城的。皮皮鲁兄妹给这棵金树作了记号。
    "哥哥你看!"鲁西西激动得喊起来。
    皮皮鲁回头一看,大街上走过来一头猪,这猪全身也是金黄色的!
    这金黄的猪看见皮皮鲁和鲁西西,他站住了,惊讶地睁大了眼睛。
    "请问这是什么地方?"皮皮鲁先说话了。
    "这儿叫金城,你们是什么人?从哪儿来的?"金黄色的猪问。
    "我叫皮皮鲁。她是我妹妹,叫鲁西西。我们从上边来的。"皮皮鲁兴奋了,
他原来还担心语言不通呢。
    "金城?"鲁西西重复了一句。
    "对,是金城。城里所有的东西都是金子做成的,连我们也是。"金猪指指自
己的身体。
    皮皮鲁和鲁西西惊呆了!他们知道,金子是非常贵重的东西,米粒儿大小的
一块金子就值许多钱。而现在,他们在自己家的暗室里,发现了一座金城,连这
座城里的猪都是用金子做成的!
    皮皮鲁和鲁西西太激动了,他俩还从来没见过真正的金子。现在,面对着这
座金城,他们只觉得眼花缭乱。
    "哥哥,咱们应该赶快告诉爸爸妈妈。"鲁西西说。
    "嗯,还应该报告市政府。"皮皮鲁说。
    "你们怎么啦?"金猪看见皮皮鲁和鲁西西激动的样子,有些奇怪。
    "没什么。"皮皮鲁冲鲁西西挤挤眼睛,示意她保持镇静。
    "你叫什么名字?"
    “我叫赛克,"金猪愉快地说,"咱们交个朋友吧!"“行,交个朋友!"皮皮
鲁同意了。"带我们去城里看看好吗?"“当然可以。"赛克领着皮皮鲁和鲁西西朝
城里走去。
    "咱们侦察一下这座金城有多大,然后回去报告。"皮皮鲁小声对鲁西西说。
鲁西西点点头。
    金城真漂亮,每座建筑物都闪射着金色的光芒。金城的居民们自由自在地生
活着。看得出,他们很快活,无忧无虑。
    "哥哥,有一本书上说过,'金钱是痛苦的根源'。这座城里都是金子,他们应
该愁眉苦脸才对呀!"鲁西西问哥哥。
    "大概正因为全是金子,也就无所谓了。"皮皮鲁这样解释说。
    这时,街上的金猪们发现了皮皮鲁和鲁西西,都纷纷围上来,像看两样稀世
珍宝那样看皮皮鲁兄妹。他们从来没见过这种模样的人。
    "别挤,别挤,这是我的朋友。"赛克对大家说。
    一听说是赛克的朋友,金猪都有礼貌地往四周退了几步,纷纷向皮皮鲁和鲁
西西问好。皮皮鲁和鲁西西觉得这些金猪很可爱。
    "这是什么?"一个金猪指着皮皮鲁手中的手电筒问。
    "手电筒。"皮皮鲁说。
    "什么叫手电筒?"金猪们好奇了。
    皮皮鲁一按手电筒上的开关,手电筒亮了。金猪们欢呼起来。
    他们问手电为什么会亮,皮皮鲁告诉他们这是因为有电。
    他们又问什么叫电,电是什么样儿的。许多问题皮皮鲁都回答不上来。他索
性把电视、电话、汽车等等现代化设备都一古脑儿讲给金猪们听,听得他们都入
迷了。金猪们没想到在另一个世界里有这么多有趣的事情,他们无论如何也想不
通两个人相隔千万里怎么能互相说话。
    皮皮鲁和鲁西西也觉得同金猪们在一起有趣极了,他们憨厚、天真、纯洁,
一点儿也不耍心眼儿。
    "哥哥,我看咱们不该去报告。....."鲁西西小声对皮皮鲁说,"他们生活得
多好呀!"“就是,"皮皮鲁也犹豫了,"要是咱们那个世界的人来了后,会怎么样
呢?"皮皮鲁和鲁西西不敢想象那将是什么情景。人们知道了这儿有一座金城后,
这些可爱的金猪们还能继续在自己的家乡过宁静的生活吗?这座城都是金子呀!
    "鲁西西,咱们应该保护金猪们,保护他们继续过安宁的生活。因为他们是有
生命的金猪,不是一般的金子。他们有生存的权利。"“暗室的门还开着,咱们应
该赶在爸爸妈妈下班前回去。"鲁西西提醒哥哥。
    "对,快走!"皮皮鲁说着就要向金猪们告别。
    "多玩会儿不行吗?"赛克见他们忽然要走,觉得很遗憾。
    "不行,来不及了,以后再来玩。"皮皮鲁拉着鲁西西就跑。
    "站住,别让他们跑了!抓住他们!"几个金猪从远处跑来,不由分说抓住了
皮皮鲁和鲁西西。
    "你们干什么?"皮皮鲁质问金猪们。
    "他们是我的朋友,干吗抓他们?"赛克也生气了。
    "咱们城的一位居民被外来人给绑架了,一定是他俩干的,国王下令抓住陌生
人!"这几个金猪怒气冲冲地说,他们是国王派来追捕外来人的。
    围在皮皮鲁兄妹身边的金猪都愣了。怎么,这两个和蔼可亲的陌生人会绑架
他们的同胞?金猪们不信,可他们忽然想起刚才皮皮鲁兄妹为什么要匆忙离开金
城呢?
    怀疑的目光包围了皮皮鲁和鲁西西。
    "快把你们绑架的金猪交出来!"国王派来的金猪严厉地命令皮皮鲁。
    "我们没有绑架!"皮皮鲁气愤地申辩。真没想到,这些金猪还会冤枉人。
    "那赛璐小姐到哪儿去了?"
    “什么?我妹妹被绑架了?"赛克大吃一惊。
    "有人看见一个陌生人绑架了她。"国王派来的金猪说。
    "是你们吗?"赛克问皮皮鲁兄妹。
    "不是。"皮皮鲁肯定地摇摇头,"也不可能有别人进到这座金城里来。这肯定
是误会!"“但赛璐确实失踪了!"国王派来的金猪说。
    "咱们不能再耽误时间了,爸爸妈妈该下班了。"鲁西西急得要哭了。
    "我喊一、二、三,你往那边跑,我往相反方向跑,到那棵金树下集合。"皮
皮鲁小声对鲁西西说。
    鲁西西点点头。
    皮皮鲁忽然大喊一声:"一、二、三!"金猪们一愣。趁此机会,皮皮鲁和鲁
西西撒腿朝相反的两个方向跑去。
    金猪们立刻明白过来了,一定是他俩绑架了赛璐。他们全都愤怒起来,分成
两路追捕皮皮鲁和鲁西西。
    消息立即报到国王那里。黄金国王下令全城居民行动,捉拿一切陌生人。
    第三章
    整座金城都惊动了,金猪们纷纷涌上街头,追捕绑架了他们同胞的罪犯。
    皮皮鲁拼命逃,金猪们在后边紧追。金猪的身体不大灵活,渐渐地被皮皮鲁
甩远了。
    皮皮鲁看见路旁一座大楼的门开着,就一头扎进去。大楼的大厅金碧辉煌,
几十根粗大的金柱子矗立在大厅里。
    皮皮鲁躲在一根金柱子后边,窥视着门外。
    追捕皮皮鲁的金猪们跑过去了。皮皮鲁松了一口气。他刚想回头打量一下这
栋楼房,一双大手卡住了他的脖子。
    皮皮鲁使劲儿转过头,啊,是一个他从来没见过的人!一个和他一样有血有
肉的人!怎么,金城里除了他和妹妹外,还有别的外来人?!他是什么人?从哪
儿进来的?309暗室难道还有别的出口?这一系列疑问像闪电一样在皮皮鲁的
脑海出现。他使劲儿挣扎着身体。
    "别动,再动我掐死你!"陌生人恶狠狠地威胁皮皮鲁。皮皮鲁不动了。他不
是那种有着所谓"勇敢"称号的傻孩子,他不吃眼前亏,喜欢用智谋取胜。
    陌生人松开手,皮皮鲁出了一口长气。
    "你是谁?"皮皮鲁小声问。
    "金蝎子。初次见面,交个朋友!"金蝎子伸出手。
    金蝎子!皮皮鲁身子打了个哆嗦。多可怕的名字!但他还是伸出手同金蝎子
握了握。
    "你从哪儿进来的?"皮皮鲁问。
    "就从你家进来的。"金蝎子脸上闪过一丝狞笑。
    "从我家?"皮皮鲁吃了一惊。
    "这还得感谢你当向导。"金蝎子得意地将他如何从修锁店跟踪皮皮鲁兄妹至
此的经过讲了一遍。皮皮鲁后悔莫及,太大意了。
    "在我前边还进来了一个大人,是谁?”金蝎子突然问。
    "还有一个大人?!"皮皮鲁又大吃一惊。
    "你不知道?"
    皮皮鲁摇摇头。
    “一定也是来找珍宝的,不能让他先出去,要干掉他!"金蝎子心狠手毒,他
想独吞这座金城。
    皮皮鲁意识到这座金城和居民们危在旦夕。这危险是他皮皮鲁带来的,他有
责任保护金城不受侵犯。皮皮鲁迅速想着对策。
    "如果你愿意,这座金城咱俩平分。你一半儿,我一半儿,怎么样?"金蝎子
诡谲地说。
    "是你绑架了赛璐?"皮皮鲁恍然大悟。
    "什么赛璐?"金蝎子不明白。
    "就是一头金猪。"
    “是我绑架的。"金蝎子冷笑了一下说,"我要把她带出去,就凭这一头,我
就能当上百万富翁。哈哈。这样吧,你掩护我,我先把金猪带出去,然后回来接
应你。"金蝎子知道里边到处都是金猪,他想利用皮皮鲁把金猪们引开,他好带着
赛璐逃出去。等出去后,他把暗室的门关死(金蝎子断定皮皮鲁他们不知道暗室
的门里边还有开关,否则他们不会不关门),没几天,皮皮鲁他们就会饿死,要
知道,金城里没有人吃的食物。到那时候,整座金库就是他金蝎子一个人的了。
    "你把赛璐藏在哪儿了?"皮皮鲁一眼就看出了金蝎子的诡计,他想先把赛璐
的下落探听到,然后去报告金猪们。
    金蝎子毕竟狡猾,他也看出皮皮鲁不会同他合作,便眼珠一转,指了指前面
说:"就藏在路边那座小房子里。你一会儿往相反方向跑,把金猪们引开,我去那
里把赛璐带走。"“行,现在就行动!"皮皮鲁冲到大街上,朝有金猪的地方跑去,
他要去报告,赛璐被关在那座小房子里。
    金蝎子看见皮皮鲁上当了,他悄悄溜出了大楼,朝关押赛璐的地方跑去。
    皮皮鲁老远就看见了赛克,上气不接下气地跑上去说:"赛克!赛克!我知道
你妹妹被关在哪儿了!"金猪们正在到处追捕皮皮鲁兄妹,见他自己送上门来了,
正要抓他,被赛克制止了。
    “我妹妹关在哪儿?"赛克问。
    皮皮鲁指指远处,说:"在一座小房子里,我带你们去。"金猪儿们跟着皮皮
鲁涌进金蝎子说的那间小房子,把所有的东西翻了个遍,也没见到赛璐的影子。
    "赛璐呢?"赛克和金猪们都嚷起来,"好哇,你在骗我们!"“这。....."皮
皮鲁不知所措,他明白自己上当了。
    "抓住他!他是个骗子!"从门口传来一个声音。皮皮鲁扭头一看,是金蝎子。
    原来,金蝎子利用皮皮鲁引开金猪们以后,就挟持着赛璐准备逃离金城。由
于他进来时匆忙紧张,又得时时提防着前边那个对手,没有注意有暗道的那棵金
树的特征。现在,他找不到出口了。
    金蝎子慌了,但他不愧是老手,迅速镇定下来,先把赛璐藏好。他断定皮皮
鲁和他妹妹知道出口在哪儿。
    所以金蝎子决定出卖皮皮鲁,以此取得金猪们的信任。然后去找鲁西西,拿
救皮皮鲁为条件,从鲁西西口中换出秘密通道在何处。
    "你是谁?"赛克问金蝎子。
    “我和他是一伙的,是专门来绑架你们金猪的,是他先绑架了赛璐。他有意
把你们引开,让我带赛璐先跑。可我实在不忍心拆散你们骨肉。"金蝎子一片真情
地说。
    金猪们愤怒了,他们涌上来,把皮皮鲁抓住了。
    "他胡说,赛璐是他绑架的。"皮皮鲁急了。
    "把他俩都带到黄金国王那儿去!"赛克说。
    皮皮鲁和金蝎子被押进了王宫。
    金蝎子来了个恶人先告状,向黄金国王控诉了皮皮鲁如何如何骗他来绑架金
猪的罪行。皮皮鲁即使浑身是嘴也说不过金蝎子。
    "你们干吗要绑架我们的居民?"站在黄金国王身边的白金亲王感兴趣地问。
    "黄金值钱哪!"金蝎子一说黄金,眼中就露出贪婪的目光,"在我们那儿,这
么一点儿金子就值好多好多钱!"金蝎子伸出一个小拇指,另一只手指着小拇指的
指甲盖儿说。
    "那一头金猪值多少钱呀?"白金亲王问。
    "值。.....值。....."金蝎子换算着,"值一座城市!"金猪们都吃了一惊。
他们不知道自己有这么高的价值。
    "你快把赛璐交出来!"黄金国王对皮皮鲁大声说。
    "我不知道赛璐被他藏在哪儿!"皮皮鲁说。
    "把他关起来!"白金亲王下令。
    黄金国王命令白金亲王负责寻找赛璐,并让金蝎子担任助手。金蝎子得意极
了,他的目的已经达到了。
    皮皮鲁被关起来了。
    鲁西西和哥哥分手后,拼命跑,三拐两拐就把紧追她的金猪儿甩没影儿了。
    鲁西西靠在一个房角处一边喘气,一边打量着这一带的地形。她回想着有暗
道的那棵金树的位置,好到那儿去同皮皮鲁会合。
    鲁西西发现这一带非常安静,高大的建筑几乎都没有窗户,不像住宅区。她
回忆了一下刚才跑过的路程,大概计算出了金树的位置。
    鲁西西刚准备动身,忽然,一个人影闪进了她对面那座建筑物。
    "人!"鲁西西一愣。跟她一样的人,还是个大人!不是皮皮鲁。
    鲁西西的心"怦怦"急跳起来,她想起了哥哥下暗道后听到的那个可怕的脚步
声。
    "有人跟着我们进来了!一定是他绑架了赛璐!"鲁西西突然明白了。一想起
赛克失去妹妹的痛苦表情,一想起她和哥哥蒙受的冤屈,鲁西西也不知从哪儿来
的那么大的勇气,她决定跟踪这个可疑的人,弄清赛璐的下落。
    鲁西西把身体紧贴在墙上,眼睛死盯着对面那栋建筑物的门口。没动静。她
飞快地穿过马路,轻轻把大门计开一条缝儿,侧身钻了进去。
    屋里很黑,刚一进来,鲁西西什么也看不见,她闭了会儿眼睛。当她睁开眼
睛时,她看见正前方有一对绿色的眼睛在盯着她,黑暗中,绿眼睛一闪一闪的。
鲁西西死盯着自己的喉咙,才没喊出声来。
    鲁西西一步步退到墙角,谢天谢地,那怪物没扑过来。
    鲁西西的眼睛渐渐适应了黑暗,她看见屋里堆放着许多东西。她轻轻摸了摸,
有碗,有盆,都是金子的。看来,这是一座仓库。
    鲁西西躲在一堆金碗的后边,注视着那双绿眼睛的动静。
    绿眼睛的位置一动不动。
    鲁西西不得不佩服他的功夫,能坚持站这么长时间!
    就在这时,楼上传来"哗啦--"一声响。鲁西西吓了一跳,可那双绿眼睛仍然
不动。
    鲁西西胆子大了些,她一步步朝绿眼睛蹭过去。一直蹭到跟前,鲁西西才看
清绿眼睛是镶嵌在墙上的两颗发光的东西。
    "大概是绿宝石吧?"鲁西西顾不上细想,她已经断定那个人在楼上。也许,
赛璐就被藏在楼上呢!鲁西西找到楼梯,轻轻地踏上去。
    二楼更黑,地上堆的东西也比楼下多,鲁西西蹲在地上,听听动静。整栋楼
安静极了,静得可怕。
    "哐啷!"鲁西西不小心碰翻了一个金坛子。
    说时迟,那时快,只见一个黑影"嗖"地一下从侧面向鲁西西来。鲁西西一闪
身,那人摔了个跟头。鲁西西刚要跑,那人抓住了鲁西西的一只脚。
    鲁西西摔倒了,她迅速爬起来,抓住那人伸出的另一只手,刚要咬,忽然,
鲁西西不动了,她在这只手上闻到了一股熟悉的气息。
    "爸爸?"鲁西西脱口而出。
    "是鲁西西!"爸爸松开了手说,"我还当是跟在我后边的那个人呢。"“您怎
么来了?"鲁西西万万没想到爸爸也在这里。
    "这两天我发现你和皮皮鲁鬼鬼祟祟,早就注意上你们了,今天我提前下班,
躲在壁柜里,想看看你们干些什么,没想到被你们带到这个地方来了。"爸爸说,
"不过也得感谢你们,发现了一座金库。咱们得赶快回去报告政府,可我把来时有
暗道的那棵树忘记了,出不去了,你一定知道吧?"爸爸要出去报告!?赛璐一定
是他绑架的!鲁西西怒冲冲地问:"您把赛璐藏在哪儿了?"“什么赛璐?"爸爸不
明白。
    "就是赛克的妹妹。"
    “赛克又是谁?"爸爸越来越糊涂。
    "您别装了,您不是想出去报告吗?不带个样品怎么去报告?"鲁西西气愤地
指责爸爸。
    "这我倒没想过,"爸爸说,"看样子你不愿意让我去报告?"“对,不愿意!
"鲁西西斩钉截铁地说。
    "你怎么这么自私!"爸爸生气了。
    "这不是自私,跟您说不清!"鲁西西一想到金城里的居民们马上就要结束他
们安宁的生活,心里就不安。
    "快带我出去,鲁西西!"爸爸央求女儿了。
    "我也不认识那棵树!"鲁西西说完朝楼梯跑去。
    爸爸站起来就追。他知道,抓不住女儿他就出不去。
    鲁西西在仓库里和爸爸玩起了"捉迷藏",这方面爸爸可不是女儿的对手。转
眼间,鲁西西早就无影无踪了,爸爸却还在那里转圈呢!
    你还记得皮皮鲁家楼门口那个穿猎装的人吗?对,就是跟踪金蝎子的那个人,
他是警方派出的侦探!整整跟踪了金蝎子5天,监视着他的一举一动。当金蝎子
进入皮皮鲁家以后,侦探记住皮皮鲁家的门牌号码,然后在楼门口等着金蝎子出
来。
    一个小时过去了。
    两个小时过去了。
    五个小时过去了。
    侦探发觉情况不妙,他三步并作两步蹿上楼梯,敲响了皮皮鲁家的门。
    "您找谁?"皮皮鲁的妈妈打开门问。
    "有一个罪犯在您家里。"侦探说着,掏出证件证件给皮皮鲁的妈妈看。
    皮皮鲁的妈妈吓了一跳:"罪犯?在我家里?"侦探一个箭步跨进屋里,开始
搜寻罪犯,但搜遍了整个屋子也找不到。
    侦探检查了一遍窗户,窗户都插得好好的。
    "您什么时候回来的?"侦探问。
    "20分钟前。"
    “您家没别人?"
    “有丈夫和两个孩子。"
    “他们每天回来很晚吗?"侦探看看表。
    皮皮鲁的妈妈这才想起丈夫和孩子早该回来了。
    "往常这个时候他们早回来了。"皮皮鲁的妈妈觉察到不妙了,她发现孩子的
书包挂在墙上,丈夫的衣帽挂在壁柜里。
    就是说,他们早回来了,可现在失踪了!
    侦探还从未遇到过这么奇怪的案子,他急忙下楼给总部打了电话。转眼间,
两辆警车呼啸而来,警察们把这栋楼房包围了。
    警犬开始了搜索,可是毫无结果。
    一直折腾到第二天早晨,还是没找到罪犯和失踪的三个人。
    皮皮鲁的妈妈哭得伤心极了。
    警方决定,在未找到金蝎子之前,不撤离对这栋楼房的监控。他们相信,纵
使金蝎子插上翅膀,也逃不出这天罗地网。
    第四章
    金蝎子骗取了黄金国王的信任后,假装跟着白金亲王的搜查大军去寻找赛璐,
实际上是想把他们引到远离赛璐的地方。他心里盘算着怎样找到鲁西西,好从她
嘴中弄清暗道的位置。
    搜查大军从王宫里浩浩荡荡地出发了。白金亲王担任总督,指挥部下搜查金
城的每一个角落。在路上,他问金蝎子:"你刚才说,我们金猪在你们那儿很贵重,
是吗?"“岂止是贵重,简直是宝贝。"金蝎子看着白金亲王,一边说一边心想,
要是把他也弄出去,那就能发大财了。
    "听说你们那儿还有什么'电话'?"白金亲王好奇地问。
    金蝎子滔滔不绝地告诉白金亲王,除了电话,还有电视,起车,飞机,轮船。.....
白金亲王听得入了迷。
    "可是这些东西都没你们金猪值钱,就拿你说吧。....."金蝎子自知说漏了嘴,
忙改口说,"就拿赛璐说吧,她一个就可以换一万台电视机!"白金亲王还从来不
知道金子这么有价值。过了一会儿,他突然问:"你们从什么地方来的?"金蝎子
吓了一跳,莫非白金亲王已发觉他的意图?
    "快说,从哪儿来的?"白金亲王催问道。
    "从一棵金树里。"金蝎子慌了,"可我也记不清哪棵树中有暗道!"“来人!
"白金亲王喊道。"去检查所有的树,看看哪棵树中有暗道!"金猪们执行任务去了。
    金蝎子傻眼了,如果有暗道的金树被找出来,他就肯定出不去了。不行,他
得抢在金猪找到那棵金树之前找到鲁西西!
    金蝎子找了个机会离开了白金亲王,单独走进一条胡同,寻找鲁西西的踪影。
    "怪事,这小姑娘躲到哪儿去了呢?"金蝎子一边嘀咕一边四处搜寻。
    这是个死胡同,金蝎子走到头后,转过身来。看见一个高大的男子汉神不知
鬼不觉地站在他面前。金蝎子的魂差点儿吓没了。
    从相貌上看,他判断这是皮皮鲁的爸爸,同时,他认定这就是那个在暗道里
走在他前面的对手。对方身强力壮,金蝎子自认不是武打的对手,只好用计了。
    "你是跟在我后边进来的吧?"皮皮鲁的爸爸问。
    "没错。"金蝎子不否认。
    "你是怎么进我们家的?"
    “我是国家专门收购珠宝文物的,嗯。.....发现你的孩子配了把奇怪的钥匙,
就跟来了,我进门时,你家的大门没锁,敲门又没人答应。"金蝎子迅速编造着谎
言。
    “你有证件吗?"爸爸问。
    金蝎子一听正高兴,他最喜欢那种见证件就相信对方的人。金蝎子身上有几
十种伪造的证件。
    "给。"金蝎子掏出证件递过去。
    皮皮鲁的爸爸看看证件,点点头,还给了金蝎子,又问:"你还记得暗道的出
口吗?"“忘了。你呢?"金蝎子迫不急待。
    皮皮鲁的爸爸耸耸肩,无可奈何地苦笑了一下。
    "咱们必须赶快报告政府,这是一个重大的发现,一刻也不应耽搁。"金蝎子
像所有道貌岸然的伪君子那样口中振振有词,冠冕堂皇。
    "对,我也是这么想。"皮皮鲁的爸爸为能在金城里找到同盟军感到振奋。
    “现在只有您的孩子知道出口在什么地方!"金蝎子提醒皮皮鲁的爸爸。
    "唉,"皮皮鲁的爸爸叹了口气,"刚才我碰到我女儿了,可她就是不说。"
“恕我直言,您对子女教育太差了,他们怎么能这样对待国家呢?"金蝎子摇摇头,
以示惋惜。
    皮皮鲁的爸爸脸红了,他真想不通儿子和女儿为什么不愿意把金城上交给国
家。
    "您女儿呢?"金蝎子把话题转到与他命运攸关的内容上。
    "跑了。"
    金蝎子灵机一动:"您儿子被关在王宫里,你去问他出口在哪儿?一定得想办
法让他说出来!"“你快带我去!"皮皮鲁的爸爸认为总算找到了报效国家的机会。
    金蝎子带着皮皮鲁的爸爸朝王宫跑去。他们没有料到这一席谈话,全被躲在
墙后边的鲁西西听到了。
    哥哥被关押了!鲁西西大吃一惊,必须马上去救哥哥。鲁西西拿定了主意。
她绕过一个拐角,朝王宫的方向走去。刚拐了一个弯,鲁西西站住了--四个金猪
站在她面前!
    鲁西西转身要跑,后边也是四个金猪。她看见赛克也在里边。
    鲁西西当了俘虏。
    这时金蝎子领着皮皮鲁的爸爸来到王宫,他告诉黄金国王,说这个人可以让
皮皮鲁提供出藏赛璐的地方。
    黄金国王弄不清怎么又杀出一个陌生人,他来不及细想,只要找到他的臣民
就行。
    金蝎子让皮皮鲁的爸爸单独去见皮皮鲁,并嘱咐他无论如何要让皮皮鲁说出
暗道在什么地方。末了,金蝎子拍拍皮皮鲁爸爸的肩膀,说:"国家需要这些金子
呀!"皮皮鲁正躺在屋子里睡觉,被金猪推醒了。皮皮鲁坐起来一看,愣了--是爸
爸!
    "您。.....您怎么。.....来的?"皮皮鲁怀疑是在做梦。
    "你们发现了金库为什么不报告?"爸爸劈头就问。
    "什么金库?"皮皮鲁不明白。
    "这不就是金库吗?"爸爸指指这金子做成的房子。
    "这是金城。"皮皮鲁纠正爸爸。
    "我不管什么金城银城,反正应该马上报告政府!"爸爸正色道。
    "不行!"皮皮鲁毫不让步。
    "为什么?"爸爸火了。
    "要是金库,我早就去报告了!可他们是金猪,是有生命的金猪!他们有生存
的权利,如果报告了,他们就完了!您想想,为了金子,人类可以玩命呀!"皮皮
鲁一口气说了一串话。
    "哪儿来这么多歪理!"爸爸一贯认为地球上的所有生物都应为人类服务,"快
告诉我出口在哪儿?"“您不是从暗道进来的?"皮皮鲁故意问,"您自己去找吧!
"金蝎子在屋外忍不住了,他跑进屋里,对皮皮鲁说:"你这是在犯罪!会判刑的!
快把出口告诉我们!"皮皮鲁立刻明白了,爸爸被金蝎子利用了。
    “好吧,我告诉你们。"皮皮鲁说了一个地点。
    金蝎子如获至宝,拉着皮皮鲁的爸爸就跑。
    "那他?"皮皮鲁的爸爸担心自己的儿子。
    "他关在这儿很安全,咱们先去报告政府。"金蝎子叮嘱金猪卫兵,"看好他,
别让跑了!"鲁西西被金猪逮捕了。
    "赛克,咱们是朋友呀!"鲁西西对赛克说。
    "好一个朋友!你们干吗绑架我妹妹?"赛克质问道。
    "不是我们干的。"鲁西西委屈地说。
    "那你们跑什么?"赛克问。
    "我们想去关暗室的门。"鲁西西说。
    "什么暗室?"
    “唉,跟你一下子说不清,赶快先去守住有暗道的金树!"鲁西西生怕金蝎子
和爸爸从皮皮鲁嘴里得到暗道的位置,心想必须争分夺秒,赶在他们前面。
    "有暗道的金树?"赛克不明白。鲁西西把她和皮皮鲁从哪儿进来的讲给赛克
听。
    "你们守住了那棵金树,谁也出不去了,这你还不相信我吗?"鲁西西委屈得
都快哭了。
    赛克相信她了。世上有堵住自己退路的坏蛋吗?鲁西西是朋友。于是,赛克
让她领着金猪们朝有暗道的金树跑去。
    由于作了记号,鲁西西很容易就认出了有暗道的那棵金树。
    "就是这棵树,一定要守祝再去多叫几头金猪。"鲁西西对赛克说。
    赛克派一个金猪跑回去叫,让其余的金猪和鲁西西守在树周围。这时,赛克
问鲁西西:"究竟是谁绑架了我妹妹?"“有两个人跟在我们后边进了金城。一个
是我爸爸,另一个我不认识,说是什么收购珠宝的。赛璐一定是他们绑架的。"鲁
西西说。
    "他们干吗抢我妹妹?"赛克问。
    "他们要去报告,说在这儿发现了一个大金库。"鲁西西说。
    "大金库?报告?"赛克弄不懂。
    "因为她是金猪呀,金子在我们那个世界里可值钱啦,谁见了金子都眼红。他
们要是报告了,你们就不能再生活在自己的城市里了。"鲁西西说。
    "他们不是喜欢我们吗?"一个金猪问。
    "他们越是喜欢,你们就越倒楣。"鲁西西叹了口气。
    "真可怕,绝不能放他们出去。"赛克坚定地说。
    "对,一定要守祝"鲁西西也坚定地说。她忽然感到肚子饿了,鲁西西意识到
了一个可怕的现实--金城里没有他们能吃的食物。如果出不去,他们会活活饿死
在这里。但这丝毫没有动摇鲁西西要保护金城的决心。
    这时,白金亲王带着几头金猪走来了。
    "这棵树里有暗道?"白金亲王又惊又喜地问。
    鲁西西点点头。
    "来人,把暗道出口打开!"白金亲王迫不急待地下令道。
    立即有几头金猪走过来。
    "干什么?"鲁西西问。
    “我要出去!"白金亲王得意地说。
    "出去?"鲁西西和赛克不约而同地大吃一惊。
    "对,出去!去过好日子!"白金亲王大声嚷道。
    “过好日子?"鲁西西不明白。
    "你别装傻了!我知道,你们那个世界的人最喜欢金子!
    我清楚我去那里的价值,我比一座城市还值钱,对不!闪开,我要出去享福
啦!!"白金亲王喊着。
    原来,金蝎子的关于金子价值的话打动了白金亲王的心。
    他想,既然金子这么值钱,我干吗不出去过过好日子呢!电话,电视,飞机。.....
嘿,多带劲儿!他让部下到处找那棵有暗道的树,现在总算找到了,怎么能不高
兴呢!
    "你不能出去!"鲁西西制止白金亲王,"你一出去,不但自己完了,连这座金
城也完了!"“胡说八道!你是怕我们出去过好日子不成?来人,把他们赶开!"
白金亲王发火了。
    "赛克,不能让他们出去!"鲁西西急得大喊。
    白金亲王的部下冲过来。赛克和伙伴们迎上去。鲁西西也冲上去帮助赛克。
双方展开了一场格斗。
    白金亲王人多势众,渐渐地,赛克这边支持不住了。白金亲王摸到了金树上
的秘密开关,暗道已经打开了。
    鲁西西和赛克被白金亲王的部下团团围住,干着急,眼看着白金亲王的一条
腿已经迈进了暗道。正在这时,赛克的援兵来了。
    "快把他拽进来!"赛克高喊。
    援兵们弄不清是怎么回事。管他呢!他们一拥而上,把白金亲王从暗道里拽
了出来。
    双方打成一团。终于,金树被赛克和伙伴们团团围住,他们手挽着手,围成
了一个圈。
    "你们别上她的当,她怕咱们出去过好日子!咱们大家一起出去吧!"白金亲
王煽动大家。
    果然,大家又纷纷靠拢白金亲王一边。城里加入白金亲王队伍的人越来越多。
金猪们忽然意识到自己身价百倍,不能再像从前那样稀里糊涂过日子了。其实,
他们不知道,意识到自己身价百倍往往是灾难的开始。
    "快去报告黄金国王!"发现白金亲王的队伍越来越大,赛克急坏了。
    白金亲王又发动了更猛烈的攻势。
    金蝎子从皮皮鲁嘴中探听到暗室的位置,欣喜若狂。他盘算了一下,如果他
一个人将赛璐背出去,非常吃力。他决定让皮皮鲁的爸爸和他一起把赛璐弄出去,
等到了暗室门口,再把皮皮鲁的爸爸反关在暗室里,让他出不来。
    "快跑!快!"金蝎子一边跑一边催促皮皮鲁的爸爸。皮皮鲁的爸爸一心只想
着去报告,跟在金蝎子后边使劲儿跑。
    金蝎子把皮皮鲁的爸爸带到一片小树林里。
    "这是哪儿?"皮皮鲁的爸爸不明白金蝎子干吗带他到这个地方来。
    "我找了个样品?,咱们报告得有样品呀!"金蝎子从草丛里拎起被他捆得结
结实实的赛璐。
    "这。....."皮皮鲁的爸爸看见被五花大绑的金猪小姑娘,心里有一种不舒服
的感觉。他想把堵在她嘴里的毛巾取出来。
    “别动!没这个她该叫了。"金蝎子制止他,并吩咐道,"你背着她,我在前
边带路。"皮皮鲁的爸爸忽然觉得自己的行为不大光彩,简直像贼一样,但又不得
不背起赛璐,跟在金蝎子后边。
    金蝎子鬼鬼祟祟地在前边走,皮皮鲁的爸爸小心翼翼地在后边跟着。他们来
到皮皮鲁说的那棵金树旁边。
    第五章
    金蝎子让皮皮鲁的爸爸把赛璐放在树旁,他在树干上找秘密开关。可是,没
有!摸遍了树干还是没有。金蝎子这才发觉上了皮皮鲁的当。
    "赛璐在那儿!"附近传来一声大喊。
    几十头金猪冲上来!他们终于找到了赛璐!
    "是他!"金蝎子突然转过身来,指着皮皮鲁的爸爸叫嚷着说,"就是他绑架了
赛璐!你们快抓住他!"金猪们一拥而上,把皮皮鲁的爸爸捆了个结实。金蝎子还
用毛巾把他的嘴给堵住了。
    赛璐已经昏过去了。金猪们在抢救她。
    "这人真是太残忍了!"金蝎子一边指着皮皮鲁的爸爸对金猪们说,一边还假
惺惺地擦了擦眼泪。
    皮皮鲁的爸爸被绑着,嘴里塞着毛巾,但两眼冒着火,直盯着金蝎子。金蝎
子才不在乎呢!什么良心,什么道德,压根和他无缘!
    金蝎子从一个金猪口中得知,白金亲王正在攻打有暗道的金树。他高兴得都
快疯了,跟上白金亲王,既可以混出去,货又到了手,哈哈!他拔腿就朝那里跑
去。
    金猪们押着皮皮鲁的爸爸,抬着赛璐来到了王宫。黄金国王听说找到了赛璐
并抓到了凶手,高兴极了。
    "怎么,是您?!"黄金国王一见五花大绑的皮皮鲁的爸爸,吃了一惊。
    "把皮皮鲁带上来!"国王命令。
    皮皮鲁来到王宫。
    "冤
发表评论 作文投稿

相关文章:

同类文章:

最新评论 评论

loading 评论加载中...
故事大全 词典网 CiDianWang.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