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书法字典>> 历代书法>> 明朝>> 倪元璐楷书《家书》书法欣赏

倪元璐楷书《家书》

作者:倪元璐 书体:楷书

标签:倪元璐 楷书 家书 

倪元璐楷书《家书》

倪元璐楷书《家书》

倪元璐楷书《家书》

倪元璐楷书《家书》

倪元璐《家书》纸本楷书 崇祯四年(1631)无锡市博物馆藏

释文:

男元璐百拜稟上母親。錦二舅至,具悉母親康健之狀,男不勝喜躍。母親之壽比孫太太定加高遠,以相、以命、以關聖籤、以易林卜驗之,決然百歲以上無疑也,願母親安心快活。男明年決求南缺,奉母親重遊秦淮河。南掌院比司業又清閑,可一意遊翫,無所拘束也。前戊辰年给下加封執照,初意欲留在五品時題請,適吏部條議隔品則不准封,男乃連忙具由到部。初意且欲再遲封妻,而吏部查駁云,豈有無妻之理,男始以真情实告吏部。今吏部尚書乃男同鄉年家,男特往請教,他云若既如此做得明白,自應封後妻。以此一言,男意遂決,並妻具題。母親加封太安人,媳王氏封安人,於九月廿二日命下,因軸未解到,尚未登文用寶,先此稟知。母親重封襲慶,自為大喜;媳婦此舉亦為明白正大,痛快直截之事。後日許多葛藤,子孫許多疑難,今日一着掃斷。萬事安定,亦可喜也。書到如母親欲遂揚言,便須公公正正對眾說明;若欲隱秀,姑且從容說出,亦無不可,可與四弟酌之。印五弟缺甚好,一年有干金之趁,只怕他做不過耳。蘭侄須催他上緊讀書,入學之事男一力承當,誓圖必得也。十月初九日,男元璐再百拜。

无锡博物院藏倪元璐《家书》卷,纸本,分前后两段。前段纵27厘米,横70厘米。楷书,凡26行,计394字。后段纵27厘米,横128厘米。行书,凡49行,计695字。此卷由著名收藏家陶心华先生在1981年捐献。国家一级文物藏品。卷上未署年款,未钤倪氏印章。钤收藏章数枚,流传有绪。引首"抑志珥节"四字,为金蓉镜所题。卷后亦有金蓉镜所书跋。

据“明年决求南缺”数语,知此札当作於崇禎三年春自南京国子监司业回京任右中允以后。且又云崇禎元年(戊辰)所获加封许可欲等到升至五品时再请封而不可得(中允為正六品),则其时间又必在崇禎六年迁右諭德(从五品)之前。查此四年间先后任吏部尚书者,祇有閔洪学一人為浙江人,其任吏部尚书為崇禎四年三月至五年八月,故此家书当作於四年十月九日。又《年谱》载元璐於此年冬向首辅周延儒提出移官南京翰林院之请,亦与此札正符。

观《家书》内容,主要是為母亲和继妻王氏请封获准之事,此亦為后来刘孔昭訐其『冒封』之缘由。按倪元璐為举人时,先娶万历间吏部尚书陈有年之女為妻。陈氏以其家贵显遇於倪家,失礼於倪母,元璐奉母命出陈氏於外,然乡试录已载其娶妻陈氏。又继娶王氏后始成进士,故会试录则娶陈、娶王并载。从此《家书》来看,倪元璐本意先衹為母请封,而将王氏之封从长计议,在閔洪学的建议下才决定母、妻一同报请。崇禎九年三月,首辅温体仁唆使诚意伯刘孔昭以会试录陈、王并载為据,疏劾倪元璐原妻尚在而以妾冒妻领封,遂致落职闲住。值得注意的是,閔洪学虽与元璐有同乡之谊,但更与温体仁同為乌程(今浙江湖州)人,且关係密切,故知此次请封从一开始就為后来温体仁构陷排挤倪元璐埋下了隐患。信中提到的『四弟』大约就是倪元瓚(献汝),『印五弟』似為从弟,『兰侄』『锦二舅』未详。

参考 《倪元璐年谱》 《明史》卷七三、卷二五八、卷二六五

【资料来源】 :《中国书法全集》第57卷-倪元璐(荣宝斋)

2018-7-4 16:20:11

关注词典网微信公众号:词典网,回复:倪元璐书法,可方便查询:

最新评论 评论

loading 评论加载中...
手机版 历代书法 词典网 CiDianWang.com
闽ICP备09044667号